彻安🌟

【悲惨世界/街垒日】安灼拉的婚礼

*主安灼拉,ABC群像 

*瞎幻想的产物 

*有部分原著关联 

*有少量ER

*ooc注意 

 


安灼拉总是强迫自己显得冷漠,因为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首领,这我们都承认,安灼拉自己心里也明白得很。但是今天,他终于能直面胸膛里跳动着的那团火热,而不顾成败与生死,就如同摘掉了饲料袋的巴黎人民手持武器跳进街垒,毫无顾忌地呐喊“共和国万岁!”

因为今天,是他——安灼拉的婚礼。

 

那神圣的场景,凡人大抵都无法目睹——那是只属于飞升的灵魂的庄严时刻。

但我们不难想见,上帝的垂怜会将他们引向独属于他的教堂。澄澈的天空近在咫尺,洁白而光辉的墙壁反射着阳光,地板像大理石一般坚实光滑,又像浮云一般飘忽,让人落脚时不敢发出哪怕一丁点声响。仙乐悠然在耳又仿佛远在天边,把灵魂松松紧紧地裹在里面。

 

听听看吧,小伽弗洛什又唱起歌了,是刚刚从路过的天使那儿偷学过来的。原来手里攥住的子弹篮子化作了一束娇花,他正躲在角落里专注地对捧在手心的花儿唱着歌,就好像花儿也如他这般羽翼未丰,在天国里流浪。“在巴黎和在天国,有什么分别吗?既然你也同我一样在流浪,那我就有责任为你歌唱。这就是共和国的平等。”伽弗洛什这么想着。谁都默许这个小男孩做今天婚礼上的花童,并认为这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小伽弗洛什还不知道,但他一定会高兴地同意,还要加上一句:“您瞧,小人儿也能有大作用呀!”

古费拉克和他的朋友们坐在最靠前的木制长椅上,仰靠在椅背上翘着脚,一边端详着重拾的帽子,一边戏谑大炮带起的风竟然那么猛烈。博须埃则挨着他,无比配合似的笑得最欢。公白飞伸长了胳臂拍了拍古费拉克的肩膀,古费拉克又用拳头抵上公白飞的胸膛。弗以伊方才从拉马克将军那里回来,旋即加入他们笑作一团。

艾潘妮着一身洁净美丽的呢绒裙子,安静地和其他起义者一起落座在后排。她仍然瘦削,但已洗去了贫苦导致的苍白脸色,肌肤恢复了少女应有的娇嫩,手掌和胸脯完好无损,现出健康的光泽,整个人闪烁着野玫瑰一般的自然与生机。

马伯夫先生带着沉静祥和的微笑立在当中,身后是他曾用生命捍卫的旗帜,如今愈显鲜艳壮丽。为安灼拉证婚,他不但不觉得辛劳繁琐,反而感到一种莫大的光荣,仿佛这不仅能够了结他生前的平凡工作,还能开启一段身后的伟大事业。

 

一时间,教堂又被应有的肃穆萦绕,那是安灼拉昂首走进众人的视野中央。他迎着马伯夫先生的颔首致意,在他身边驻足,尊敬地问候。黑西装套在白衬衫外面,笔挺俊俏的礼服,是巴黎上流社会才有的高级服饰,更加映衬出他那漂亮的头发,英俊的面庞,和热烈的眼神。人们毫不怀疑安灼拉穿得起这种昂贵东西,可没准他一生始终都没有真正穿过。因为他从不生活在上流社会,他生活在底层的人民之间,他生活在热血与理想里,因为他是青年——噢,多么崇高!青年!

安灼拉也许还无意识地握着格朗泰尔的手,格朗泰尔却好像欣然接受,甚至乐在其中。他一定从什么地方弄来了绝妙的好酒,此刻正随意地把瓶口抵在下颏儿上,若不经意地盯着他的那座云石雕像。待到安灼拉转过头来以蹙眉表示不满,他便急忙猛烈地灌上两口,再嬉皮笑脸地背过手去。尤其是今天,格朗泰尔觉得自己绝不会醉,可他又觉得自己早已徜徉在温柔乡里了。“这狂热病算是治不好了,”格朗泰尔想着,抬眼打量起周遭的景色,“不过这儿倒是个像样的疗养所。”他收敛起兴致一高就要大声嚷嚷的劲头儿,只是冲着安灼拉嘿嘿一笑,想到这儿他已然乐不可支了。安灼拉并没有怪罪的意思,也无奈确实并不能把格朗泰尔怎么样,只好由他,——就比如现在他想到要放开格朗泰尔的手,格朗泰尔却不肯一样。

 

新婚的钟声响起了,马伯夫先生在最前方示意大家安静坐好。

 

一团柔光,或者说,一股香气,倏忽间出现在教堂的入口处,在场的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投去虔诚而真挚的目光。

谁也看不见她,却能够真切地感受她,并且坚定地说,她有普绪克般的美,甚至还要更美一些。她实在摄人心魄。古往今来,多少青年为她赴汤蹈火。她不是爱人,却胜过爱人。

安灼拉只感到身体的颤抖,和体内生命重又焕发的美妙悸动。

 

她缓步朝安灼拉走来,端庄而优雅,沉稳而灵动。她的脚边绽开一簇簇鲜花雨露,所到之处红毯自然地向前推进延伸,直至安灼拉的跟前。

她是自由,是浪漫,是平等,是博爱,是安灼拉眼中的所有。一张张年轻面孔上焦灼而期待的神色,古费拉克不应景的叫好,伽弗洛什探着身子而掉落的花瓣,马伯夫先生赞叹着合拢的手掌,都被安灼拉排斥在这独属于他的寂静世界之外。

 

安灼拉终于与她并肩而立。他像如梦初醒的人痴痴梦呓,轻声念着爱人的芳名。

“法兰西——”

仿佛听见她的回应,安灼拉笑了。那笑容里,头一次流淌出无限的柔情。

一滴泪珠毫无预兆地从他的眼中滑落,勾勒出脸颊完美的轮廓——那是连厄洛斯也要落泪的时刻。

可安灼拉是不会流泪的,接触过他的人都这么认为。谁知道呢?

上帝知道。

上帝还会说:“那是圣水。”

 

安灼拉不需要观众,甚至不需要司仪。他轻轻捧起她的手,温柔地亲吻她的手背——这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三个吻。

“以共和国的名义。”

安灼拉注视着她,把她的手贴在自己的心口。那里再不会有汩汩流血的弹洞,取而代之的是一潭宁静的湖水。破碎的街垒、锋利的弹片、无尽的血泪、阴霾的云天,都被这湖水浮沉吞没,净化成一颗无坚不摧、却仍然热忱的赤子之心。

安灼拉的眼里闪着奇特的光彩,他感到残忍、自私、不公和丑恶在消散,他感到信仰前所未有的坚定清晰,他感到爱战胜了一切,他感到有一句誓言如鲠在喉令他无法喘息,他感到自己的使命终将完结!

 

他颤抖着闭上双眼。

 

“——我愿意。”

 

 

 



 

后记:

“但是像阵亡将士一样死得光荣的人们和你们这些光荣地哀吊他们的人们都是幸福的;他们的生命安排得使幸福和死亡同在一起。”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第二卷 ç¬¬å››ç«  é˜µäº¡å°†å£«å›½è‘¬å…¸ç¤¼ä¸Šä¼¯é‡Œå…‹åˆ©çš„演说


《圣诞》

在壁炉为温暖驯鹿发热发光
被选中做圣诞礼物跳上雪橇
小煤球也有大梦想

《遇见一个好看的人》

剑弩锋芒
隐匿于白云苍狗
硝烟未起
城池却已失守

缄默缘由
只因你路过时候
轻瞥那一眼
掠过城楼

你将永远看不见战争
火光将永远在你身后


2016.10.15

《摩尔曼斯克》

我会点燃一盏灯火
在每个雨夜为你留存
就像摩尔曼斯克
守护它清冷的爱人


2016.9.26

《青春》

你不敢唤她的名字
因为美丽总是简短
转瞬即逝在唇齿间
只留下香草味的甘甜
就像方才咀嚼过春天

别醉在澄澈的夜晚
别醒在暴雨的云里面
不小心掠过她柔软的裙边
也请别躲闪

你看不见
她也红了脸


2016.7.5

《随想》

想在蜷曲的稿里困住呐喊
想在云层之端撞上一只好眠的雨燕
想在迷幻氤氲的雾气里溺亡
想在淡水河与森林间对海豚轻叹

想仗剑天涯像穿过回廊的风
想天南海北混着心跳洒下坦诚
想拥抱牵手唱起重叠的和声
想沉沉睡去醒来发觉不过一场梦


2016.2.18

【利艾·è‰¾ä¼¦ç”Ÿè´ºã€‘两千年后的相遇

*转世/现代paro

*利艾,暖向

*由于写作与上传时隔一年半,文内时间有所改动

*送给一位友人


2016.3.29 Berlin

       æ·±å¤œï¼ŒæŸæž—地铁站里的人很少。

       å°‘年独自立在站台。从站口钻将进来突然的寒冷,令他不由得缩了缩肩膀,更加认真地环握住手中的奶茶,丝丝温暖从指尖遍及全身。

       è‡ªå·±ä»Žä»€ä¹ˆæ—¶å€™èµ·ä¾èµ–上了这种东西?淡金色瞳孔中映出缕缕飘忽的白气蒸腾浓郁又消散于空气,少年想着。明明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旅途时夜晚这样独有的馈赠。

       â€”—是温暖。如此触手可及,让他体会到片刻却难以忘怀的悸动。


       ç«™å°çš„另一端适时地传来脚步声,在空荡的地铁站回响。少年偏头望去。

       è¢«é»‘色风衣包裹着的男人沉稳地站定在站台边缘,耳边垂落的碎发现出黑色。

       â€”—真是神秘的存在。


       æ©˜è‰²çš„车厢投射着橘色的光束喧鸣着放慢速度驶入。

       å°‘年照例选了车厢的角落,蜷缩着只等待终点站的临近。稀疏的乘客翻动书页、迈步或轻语,车厢穿梭在漆黑幽深的隧道,呈现夜晚的宁静。

       å°‘年只感觉自己置身于时光的隧道,沉沦在记忆的漩涡。


850.3.30 Wall•Rose

       ä¸€æ´¾æ¬¢ä¹çš„景象。

       å›´ç€çº¢è‰²å›´å·¾çš„黑发少女现出不易察觉的微笑。

       è“çž³é‡‘发的少年举着墙外世界的书籍弯了眸。

       å…´å¥‹åœ°æç€å·å‡ºæ¥çš„肉招呼着自己的少女。

       åˆ«æ‰­åœ°è¯´å‡ºâ€œä½ è¿™å°å­ç”Ÿæ—¥å¿«ä¹â€çš„棕发少年。

       ä¸ºè‡ªå·±åœ¨æ¡Œè¾¹å¤‡å¥½èŒ¶æ¸©æŸ”微笑着的她,和满是信任关照目光的他们。

       ååœ¨è‡ªå·±å¯¹é¢ä½Žå¤´é»˜å‘·æ¯èŒ¶çœ‹ä¸æ¸…眉目和表情的他。

       è¿˜æœ‰æ¬£ç„¶å¾®ç¬‘却始终移不开对他目光的自己。


       åŽæ¥ã€‚

       æ”¯ç¦»ç ´ç¢Žâ€”—

       ç ´æŸçš„高墙。

       å°–锐的刀刃。

       æ•£è½çš„装置。

       æ»¡åœ°çš„鲜血。

       å’¬ç ´çš„手。

       å—伤的脚踝。

       å’Œæ®‹å­˜çš„意志。

       çœ¼æ³ªï¼Œæ„¤æ€’,悲伤,凶残。

       å‹æƒ…,离别,信赖,背叛。[1]

       è‡ªç”±ä¹‹ç¿¼çš„旌旗上飞跃而出的洁白鸟儿迎着黄昏飞散在血色的苍穹……


2016.3.30 Berlin

       å°‘年惊醒的时候,车厢愈发宁静,只仿佛被静谧从深渊中拯救而出。梦境的余音仍在敲击着鼓膜。他闭上眼,长长地出了口气,以平缓猛烈的心跳。

       å¹¿æ’­é‡Œä¼ æ¥æ¸©å’Œçš„女声向乘客报告新的一天的到来。少年将自己重新缩至角落最深处,动动手指,才发现奶茶已经凉透。失落像涨潮的水一点点淹没了心房。

       å’–啡的香气猝不及防吸入肺中,少年抬眸却对上了男人冰蓝而不容置否的目光,轻提手指递过来的一杯咖啡在两人之间的空气里一点点地弥漫温暖,融化了周遭的一切——包括少年。

       åƒæ§ç€ç¾½ç¿¼æœªä¸°çš„鸟儿,少年不曾考虑太多,只是将咖啡接过,紧紧地握在手心。这温暖不同于奶茶的浅薄,是浓郁,是情感,是苦涩的积淀,是似曾相识……少年的瞳孔闪过一丝明亮。


       ç»ˆç‚¹ç«™åˆ°äº†ã€‚暖色的图画出现在迎面的车窗外,飞逝而过最终成为俘获人心的美丽背景。少年有一刹那的恍神。

       ç›´åˆ°é¢å‰çš„男人两千年后的第一次开口——


       â€œå°é¬¼ã€‚”

       â€œç”Ÿæ—¥å¿«ä¹ã€‚”


END.


[1] 摘自 泽野弘之/Cyua《Vogel im Käfig》:

Tränen, Arger, Mitleit. Grausamkeit

眼泪,愤怒,悲伤,凶残

Frieden, Chaos, Glaube, Verrat

友情,离别,信赖,背叛


by彻安

2014.10.25